您现在的位置: > 就业新闻 >

2019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

  报告显示,2018 届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为 91.5%。其中,本科毕业生就业率(91.0%)持续缓慢下降,较 2014 届(92.6%)下降 1.6 个百分点;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率为 92.0%,较 2014 届(91.5%)上升 0.5 个百分点。

  2018 届本科毕业生 “受雇工作” 的比例为 73.6%,连续五届持续下降;“自主创业”的比例(1.8%)较 2014 届(2.0%)略有下降;“正在读研”(16.8%)及“准备考研”(3.3%)的比例较 2014 届分别增长 3.2 个、1.4 个百分点。

  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 “受雇工作” 的比例为 82.0%,较 2014 届下降 1.5 个百分点;“自主创业”的比例(3.6%)较 2014 届(3.8%)略有下降;“读本科”的比例(6.3%)连续五届上升,较 2014 届增长 2.1 个百分点。

  以下为麦可思《2019 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蓝皮书)原文(经多知网整理):

  2018 届大学毕业生的就业率为 91.5%。其中,本科毕业生就业率(91.0%)持续缓慢下降,较 2014 届(92.6%)下降 1.6 个百分点;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率为 92.0%,较 2014 届(91.5%)上升 0.5 个百分点。近两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率高于同届本科(图 1)。

  2018 届本科毕业生 “受雇工作” 的比例为 73.6%,连续五届持续下降;“自主创业”的比例(1.8%)较 2014 届(2.0%)略有下降;“正在读研”(16.8%)及“准备考研”(3.3%)的比例较 2014 届分别增长 3.2 个、1.4 个百分点(图 2)。

  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 “受雇工作” 的比例为 82.0%,较 2014 届下降 1.5 个百分点;“自主创业”的比例(3.6%)较 2014 届(3.8%)略有下降;“读本科”的比例(6.3%)连续五届上升,较 2014 届增长 2.1 个百分点(图 3)。

  由于深造的分流,毕业生待就业压力没有明显增加。2018 届本科毕业生待就业比例为 4.2%,较 2014 届(4.5%)略有下降;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待就业比例为 7.5%,较 2014 届(8.1%)低 0.6 个百分点(图 2、图 3)。

  2018 届本科毕业生就业率最高的学科门类是工学(93.1%),其次是管理学(92.7%);最低的是法学(85.1%)(表 1)。2018 届本科毕业生就业率最高的专业类是电气类(95.5%)。2018 届本科毕业生就业率排前三位的专业是软件工程(96.8%)、能源与动力工程(96.8%)、工程管理(95.8%)。

  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率最高的专业大类是生化与药品大类(93.7%),其次是公共事业大类、材料与能源大类(均为 93.3%)(表 2)。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率最高的专业类是食品药品管理类(94.5%)。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率排前三位的专业是高压输配电线%)、电气化铁道技术(95.9%)、电力系统自动化技术(95.5%)。

  从三届的就业率变化趋势可以看出,本科学科门类中的艺术学、经济学、理学毕业生就业率下降较多。高职高专专业大类中的资源开发与测绘大类、医药卫生大类、土建大类毕业生就业率上升较多。

  2019 年本科就业绿牌专业包括:信息安全、软件工程、网络工程、物联网工程、数字媒体技术、通信工程、数字媒体艺术。其中,信息安全、软件工程、网络工程、通信工程、数字媒体艺术连续三届绿牌(表 3)。

  2019 年高职高专就业绿牌专业包括:电气化铁道技术、社会体育、软件技术、电力系统自动化技术、发电厂及电力系统、道路桥梁工程技术。其中,电气化铁道技术、软件技术、电力系统自动化技术连续三届绿牌(表 3)。

  绿牌专业指的是失业量较小,就业率、薪资和就业满意度综合较高的专业,为需求增长型专业。行业需求增长是造就绿牌专业的主要因素。

  2019 年本科就业红牌专业包括:绘画、历史学、应用心理学、音乐表演、化学、法学。其中,历史学、音乐表演、法学连续三届红牌(表 4)。

  2019 年高职高专就业红牌专业包括:语文教育、英语教育、法律事务、汉语、初等教育。其中,语文教育、法律事务、初等教育连续三届红牌(表 4)。

  红牌专业指的是失业量较大,就业率、薪资和就业满意度综合较低的专业。红绿牌专业反映的是全国总体情况,各省区、各高校情况可能会有差别。这与相关专业毕业生供需矛盾有关。

  注:黄牌专业是指除红牌专业外,失业量较大,就业率、月收入和就业满意度综合较低的专业。

  2018 届本科毕业生就业比例增长最多的行业是 “中小学及教辅机构”(就业比例:12.7%),较 2014 届(就业比例:8.6%)增长 4.1 个百分点。其中,在“民办中小学及教辅机构”“公办中小学” 就业的 2018 届本科毕业生比例分别为 6.6%、6.1%,较 2014 届分别增长了 2.4 个、1.7 个百分点。就业比例增长较多的其他行业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较 2014 届增长 2 个百分点)、“医疗和社会护理服务业”(较 2014 届增长 1.4 个百分点)(表 5)。

  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比例增长最多是行业是 “学前、小学及教辅机构”(就业比例:6.6%),较 2014 届(就业比例:3.5%)增长 3.1 个百分点。其中,在 “民办学前、小学及教辅机构”“公办学前、小学教育机构” 就业的 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比例分别为 4.6%、2.0%,较 2014 届分别增长了 2.1 个、1 个百分点。就业比例增长较多的其他行业是 “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专业设计与咨询服务业(如财税)”(较 2014 届均增长 1.2 个百分点)(表 6)。

  2018 届大学毕业生就业比例下降较多的行业是 “机械设备制造业”(本科就业比例:2.4%,高职高专就业比例:2.9%),较 2014 届分别下降 1.9 个、1.6 个百分点,以及 “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本科、高职高专较 2014 届分别下降 1.5 个、1.9 个百分点)、“电子电气设备制造业”(本科、高职高专较 2014 届分别下降 1.5 个、1 个百分点)(表 5、表 6)。

  概括来说,与民生相关的教育和医疗服务成为本专科毕业生就业增长点,传统制造业招聘比例下降。

  表 5 2014~2018 届本科毕业生就业比例上升、下降最多的前三位行业

  表 6 2014~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比例上升、下降最多的前三位行业

  2. 教育、媒体、互联网相关职业社会需求明显较多,机械、销售相关职业社会需求明显减少

  2018 届本科毕业生从事最多的职业类是 “中小学教育”,就业比例为 19.3%,其后是 “财务 / 审计 / 税务 / 统计”(15.9%)、“行政 / 后勤”(14.3%)。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从事最多的职业类是 “销售”,就业比例为 8.9%,其后是 “财务 / 审计 / 税务 / 统计”(8.1%)、“建筑工程”(7.9%)、“行政 / 后勤”(7.6%)。

  2014~2018 届本科毕业生就业比例增长较多的前三位职业类分别为 “中小学教育”“互联网开发及应用”“媒体 / 出版”,近五届就业比例依次上升了 3.2、2.0、1.9 个百分点(表 7);2014~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比例增长较多的前三位职业类分别为 “媒体 / 出版”“幼儿与学前教育”“互联网开发及应用”,近五届就业比例依次上升了 1.6、1.3、1.2 个百分点(表 8)。

  2014~2018 届本科毕业生就业比例下降较多的前三位职业类分别为 “销售”“建筑工程”“机械 / 仪器仪表”,近五届就业比例依次下降了 2.9、1.7、1.6 个百分点(表 7);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比例下降较多的前三位职业类分别为 “财务 / 审计 / 税务 / 统计”“销售”“机械 / 仪器仪表”,近五届就业比例依次下降了 2.7、2.1、1.8 个百分点(表 8)。

  表 7 2014~2018 届本科毕业生就业比例上升、下降最多的前三位职业类

  表 8 2014~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比例上升、下降最多的前三位职业类

  2014~2018 届本科毕业生在民营企业就业的比例从 50% 上升到 54%,与此同时,在国有企业就业的比例从 23% 下降到 19%,在中外合资 / 外资 / 独资企业就业的比例从 11% 下降到 7%(图 4);2014~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在民营企业就业的比例从 65% 上升到 68%,而在国有企业就业的比例从 18% 下降到 15%,在中外合资 / 外资 / 独资企业就业的比例从 9% 下降到 6%(图 5)。

  图 4 2014~2018 届本科毕业生在 “民营企业 / 个体”“国有企业”“中外合资 / 外资 / 独资” 企业就业的比例变化趋势

  图 5 2014~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在 “民营企业 / 个体”“国有企业”“中外合资 / 外资 / 独资” 企业就业的比例变化趋势

  2018 届本科毕业生就业于直辖市的比例(17%)较 2017 届(19%)略有下降,就业于副省级城市的比例(30%)较 2017 届(27%)有所上升(图 6)。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就业于直辖市的比例为 11%,就业于副省级城市的比例为 28%(图 7)。较大比例的毕业生选择在地级城市及以下地区就业(本科:53%,高职高专:61%)(图 6、图 7)。

  近年来本科毕业生在 “北上广深” 就业的比例从 2014 届的 25% 下降到了 2018 届的 21%,而在 “新一线” 城市就业的比例从 2014 届的 22% 上升到了 2018 届的 26%。另外,刚毕业时在 “北上广深” 就业的毕业生中,三年内离开的比例明显上升,从 2011 届的 18% 上升到了 2015 届的 24%。

  在 “新一线” 城市就业的应届本科毕业生中,外省籍毕业生占比从 2014 届的 27.9% 上升到了 2018 届的 37.3%。在主要的 “新一线” 城市中,在杭州就业的本科毕业生中外省籍占比(60%)最高,其次为天津(58%),均超过一线~2018 届本科毕业生中外省人占比

  注:1. 这里统计的 “新一线 年 “新一线” 城市中就业数量最大的前 10 个城市,即成都、重庆、杭州、南京、宁波、苏州、天津、武汉、西安、郑州。

  近五年应届毕业生就业满意度持续上升。2018 届大学毕业生的就业满意度为 67%,其中,本科、高职高专毕业生的就业满意度分别为 68%、65%(图 8)。

  2018 届大学毕业生对就业现状不满意的主要原因是 “收入低”(本科:65%,高职高专:67%)、“发展空间不够”(本科:53%,高职高专:53%)。

  2015 届大学生毕业三年后的就业满意度为 68%,比 2014 届(66%)高 2 个百分点;其中,本科毕业生的就业满意度为 69%,高职高专毕业生的就业满意度为 66%。

  2015 届本科生毕业三年后就业满意度最高的学科门类是教育学(73%),就业满意度最低的学科门类是工学(67%)。在 2015 届高职高专专业大类中,高职高专生毕业三年后就业满意度最高的专业大类是文化教育大类(73%),就业满意度最低的专业大类是资源开发与测绘大类(59%)。

  2015 届本科生毕业三年后就业满意度最高的行业类是教育业(75%),就业满意度最低的行业类是采矿业(53%)。2015 届高职高专生毕业三年后就业满意度最高的行业类是教育业(72%),就业满意度最低的行业类是采矿业(51%)。

  2015 届本科生毕业三年后就业满意度最高的职业类是经营管理(79%),就业满意度最低的职业类是矿山 / 石油(52%)。2015 届高职高专生毕业三年后就业满意度最高的职业类是经营管理、中小学教育、幼儿与学前教育(均为 75%),就业满意度最低的职业类是矿山 / 石油(50%)。

  2015 届本科生毕业三年后就业满意度最高的用人单位类型是 “政府机构 / 科研或其他事业单位”(76%),就业满意度最低的用人单位类型是 “国有企业”“民营企业 / 个体”(均为 67%)。2015 届高职高专生毕业三年后就业满意度最高的用人单位类型是 “政府机构 / 科研或其他事业单位”(72%),就业满意度最低的用人单位类型是 “民营企业 / 个体”(64%)。

  从不同城市来看,2018 届本科毕业生在一线%)略高于 “新一线%),但从近三届数据来看,差值在缩小。北京是 “北上广深” 中本科生就业满意度最高的城市;“新一线”城市中,在杭州、宁波、天津就业的毕业生满意度较高,不输于一线 届本科毕业生在各主要城市就业的满意度情况

  就业满意度是由就业的毕业生对自己目前的就业现状进行主观判断,可能会受到薪资待遇、行业发展、职业发展空间、工作环境、工作压力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也与毕业生自身经历和感受密切相关。

  2018 届大学毕业生的月收入(4624 元)比 2017 届(4317 元)增长了 307 元,比 2016 届(3988 元)增长了 636 元。其中,2018 届本科毕业生的月收入(5135 元)比 2017 届(4774 元)增长了 361 元,比 2016 届(4376 元)增长了 759 元;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的月收入(4112 元)比 2017 届(3860 元)增长了 252 元,比 2016 届(3599 元)增长了 513 元(图 9)。从近三届的趋势可以看出,应届大学毕业生月收入呈现上升趋势。2018 届大学毕业生月收入高于城镇居民 2018 年月均可支配收入(3271 元)。

  2015 届大学生毕业三年后平均月收入为 6723 元(本科:7441 元,高职高专:6005 元),半年后的月收入为 3726 元(本科:4042 元,高职高专:3409 元),三年来月收入增长了 2997 元,涨幅为 80%。其中,本科增长了 3399 元,涨幅为 84%;高职高专增长了 2596 元,涨幅为 76%(图 10)。

  图 10 2015 届大学生毕业三年后的月收入(与 2015 届半年后对比)

  2018 届毕业后在一线城市就业的本科生月收入为 6525 元,高于在 “新一线” 城市就业的本科毕业生月收入(5117 元)1408 元;2018 届毕业后在一线城市就业的高职高专生月收入为 5121 元,高于在 “新一线” 城市就业的高职高专毕业生月收入(4221 元)900 元。

  2018 届本科毕业生月收入最高的学科门类是工学(5485 元),最低的是历史学(4348 元)。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月收入最高的专业大类是交通运输大类(4691 元),最低的是文化教育大类(3621 元)。在本科主要专业中,2018 届毕业生月收入较高的是信息安全(6972 元)、软件工程(6733 元)、网络工程(6597 元)。在高职高专主要专业中,2018 届毕业生月收入较高的是空中乘务(5503 元)、铁道工程技术(5186 元)、软件技术(4995 元)(表 11)。

  在本科学科门类中,2015 届毕业生三年后月收入最高的是工学,为 8169 元,高出该学科门类半年后月收入(4313 元)3856 元,涨幅为 89%;三年后月收入最低的是教育学(6093 元),高出该学科门类半年后月收入(3698 元)2395 元,涨幅为 65%。在高职高专专业大类中,2015 届毕业生三年后月收入最高的是电子信息大类,为 6901 元,高出该专业大类半年后月收入(3673 元)3228 元,涨幅为 88%;三年后月收入最低的是文化教育大类(5160 元),高出该专业大类半年后月收入(3227 元)1933 元,涨幅为 60%。

  2015 届本科生毕业三年后在 “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就业的月收入最高,为 9855 元,高出半年后在该行业类就业的毕业生月收入(4953 元)4902 元,涨幅比例为 99%。2015 届高职高专生毕业三年后在 “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就业的月收入最高,为 7610 元,高出半年后在该行业类就业的毕业生月收入(3830 元)3780 元,涨幅比例为 99%。

  2015 届本科生毕业三年后从事 “互联网开发及应用” 职业类的月收入最高,为 10470 元,高出半年后从事该职业类的本科毕业生月收入(5017 元)5453 元,涨幅比例为 109%。2015 届高职高专生毕业三年后从事 “经营管理” 职业类的月收入最高,为 8064 元,高出半年后从事该职业类的高职高专毕业生月收入(4148 元)3916 元,涨幅比例为 94%。

  2018 届大学毕业生的工作与专业相关度为 66%,近五年维持稳定。其中,本科和高职高专院校 2018 届毕业生的工作与专业相关度分别为 71%、62%(图 12)。图 12 2014~2018 届大学毕业生的工作与专业相关度变化趋势

  在本科学科门类中,2018 届毕业生从事的工作与专业相关度最高的是医学(93%),其次是教育学(84%);最低的是农学(57%)。在高职高专专业大类中,2018 届毕业生从事的工作与专业相关度最高的是医药卫生大类(90%),其次是土建大类(71%);最低的是旅游大类、轻纺食品大类(均为 51%)。

  2018 届大学毕业生选择与专业无关工作的主要原因是 “专业工作不符合自己的职业期待”(本科:38%,高职高专:32%),其次是 “迫于现实先就业再择业”(本科:21%,高职高专:26%)。

  2015 届大学生毕业三年后的工作与专业相关度为 61%,比 2015 届半年后(66%)低 5 个百分点,与 2014 届三年后(61%)持平。其中,2015 届本科生毕业三年后的工作与专业相关度为 65%,比半年后(69%)低 4 个百分点;2015 届高职高专生毕业三年后的工作与专业相关度为 56%,比半年后(62%)低 6 个百分点。

  2018 届大学毕业生半年内的离职率为 33%,近五年毕业生离职率稳定。其中,2018 届本科和高职高专毕业生毕业半年内的离职率分别为 23%、42%(图 13)。图 13 2014~2018 届大学毕业生离职率变化趋势

  在本科学科门类中,2018 届医学毕业生半年内的离职率最低(13%),艺术学毕业生半年内的离职率最高(31%)。在高职高专专业大类中,2018 届医药卫生大类毕业生半年内的离职率最低(21%),艺术设计传媒大类毕业生半年内的离职率最高(53%)。

  在本科主要专业中,表演(41%)、戏剧影视文学(40%)、动画(38%)等专业的 2018 届毕业生离职率较高。在高职高专主要专业中,室内设计技术(61%)、金融与证券(58%)、图形图像制作(58%)、营销与策划(58%)的 2018 届毕业生离职率较高。离职率较高的专业多为传媒、艺术、营销相关专业(表 12)。

  2018 届大学毕业生中,98% 的本科生和 99% 的高职高专生发生过主动离职,主动离职的主要原因是 “个人发展空间不够”(本科:46%,高职高专:44%)、“薪资福利偏低”(本科:43%,高职高专:48%)。

  2015 届大学毕业生毕业三年内平均为 2.2 个雇主工作过,与 2014 届三年内(2.2 个)持平。其中本科毕业生的平均雇主数为 2.0 个,低于高职高专毕业生的平均雇主数(2.4 个)(图 14)。

  图 14 2015 届大学生毕业三年内的平均雇主数(与 2014 届三年内对比)

  有 39% 的本科毕业生三年内仅为 1 个雇主工作过,33% 有 2 个雇主,7% 有 4 个及以上雇主。有 24% 的高职高专毕业生三年内仅为 1 个雇主工作过,32% 有 2 个雇主,16% 有 4 个及以上雇主。

  2015 届本科设计学类毕业生三年内的平均雇主数最多(2.5 个),护理学类、临床医学类毕业生三年内的平均雇主数最少(均为 1.3 个)。2015 届高职高专建筑设计类、艺术设计类毕业生三年内的平均雇主数最多(均为 2.8 个),护理类毕业生三年内的平均雇主数最少(1.8 个)。

  有 40% 的 2015 届大学生毕业三年内转换了职业(本科:31%,高职高专:49%),与 2014 届三年内该指标(40%)持平。在本科各学科门类中,2015 届艺术学毕业生三年内的职业转换率最高(40%),医学毕业生三年内的职业转换率最低(12%)。在高职高专各专业大类中,2015 届旅游大类毕业生三年内的职业转换率最高(63%),医药卫生大类毕业生三年内的职业转换率最低(28%)。

  有 43% 的 2015 届大学生在毕业三年内转换了行业(本科:35%,高职高专:50%),与 2014 届三年内该指标(43%)持平。在本科各学科门类中,2015 届艺术学、管理学毕业生三年内的行业转换率最高(均为 42%),其次是文学(41%);医学毕业生三年内的行业转换率最低(15%)。在高职高专各专业大类中,2015 届艺术设计传媒大类、旅游大类毕业生三年内的行业转换率最高(均为 61%),医药卫生大类毕业生三年内的行业转换率最低(27%)。

  2018 届大学毕业生自主创业比例为 2.7%,较 2014 届(2.9%)略有下降。其中,高职高专毕业生自主创业的比例(3.6%)高于本科毕业生(1.8%)。有 6.2% 的 2015 届大学毕业生三年内自主创业(本科:3.9%,高职高专:8.4%)。

  2015 届毕业即自主创业的大学毕业生中,三年后有 44.8% 的人仍坚持自主创业(即存活率为 44.8%),比 2014 届(46.2%)低 1.4 个百分点。

  2015 届本科毕业生三年内自主创业主要集中在教育业(19.8%)。2015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三年内自主创业主要集中在零售业(14.8%)。

  2015 届本科毕业生半年后自主创业人群的月收入为 5131 元,三年后为 11882 元,涨幅为 132%,明显高于 2015 届本科毕业生平均水平(半年后为 4042 元,三年后为 7441 元,涨幅为 84%)。2015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半年后自主创业人群的月收入为 4601 元,三年后为 9726 元,涨幅为 111%,明显高于 2015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平均水平(半年后为 3409 元,三年后为 6005 元,涨幅为 76%)。六、读研与专升本

  在 2018 届读研的本科毕业生中,有 27% 转换了专业,与 2017 届(27%)持平。其中,“双一流”院校为 23%,非 “双一流” 本科院校为 28%。

  在本科学科门类中,2018 届毕业生读研比例最高的是医学(26.3%),最低的是艺术学(6.2%);读研转换专业比例最低的是医学(12%),最高的是管理学(44%)。

  2018 届本科毕业生读研的主要动机是就业前景好(53%)和职业发展需要(49%)。读研人群选择研究生院校时最关注的因素是所学专业的声誉(38%)和学校的牌子(25%)。

  有 6.3% 的 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毕业后选择了读本科,读本科比例最高的专业大类是文化教育大类(8.6%),最低的专业大类是资源开发与测绘大类(3.2%)。

  2018 届高职高专毕业生选择读本科的主要原因是 “想去更好的大学”(33%)、“职业发展需要”(25%)和 “就业前景好”(24%)。